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文|张书乐(人民网、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,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)港交所日前披露,朝云集团通过主板上市聆讯,中金公司及摩根士丹利为其联席保荐人。

文|张书乐(人民网、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,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)

港交所日前披露,朝云集团通过主板上市聆讯,中金公司及摩根士丹利为其联席保荐人。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朝云集团是日化巨头立白旗下的子公司,公司在2020年8月31日披露IPO招股书,拟登陆港交所主板,募资或超3亿美元,所得资金将用于增强研发能力、改善销售网络、加强全球供应链的效率和灵活性等。

作为日化巨头立白集团旗下的一员,朝云集团本次上市吸引了众多资本的目光。有市场观点认为,立白分拆子公司上市,或意味着权力的移交,执掌朝云集团CEO的正是立白创始人陈凯臣之女陈丹霞。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立白分拆子公司朝云集团上市,是否为了摆脱老牌日化企业之困境,而借力资本市场呢?

对此,《时代周报·时代财经》记者兰烁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,贫道以为:

资本市场并不能解决其品牌战斗力的难题,而可供品牌描绘蓝图的故事,在招股书上也显得很“薄脆”,朝云的前景给人一种晚霞之感。

展开全文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朝云集团致力于打造一站式多品类家居护理及个人护理平台,产品主要涉及七大品牌:主打空气护理的“西兰”,杀虫驱蚊系列的“超威”、“贝贝健”,主打家居清洁的“威王”,个护品牌“润之素”,以及宠物护理品牌“倔强的尾巴”、“德是”。

但事实上,七大品牌中,家居护理是公司主要的营收来源,其中知名度较高的是杀虫驱蚊产品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~2019年及2020年第一季度,杀虫驱蚊产品收入占营收比分别为68.4%、69.4%、63.3%、70.8%。

换言之,这就是一个以驱蚊为绝大主力产品的公司。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数据显示,朝云集团2017年-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.46亿元、13.5亿元、13.83亿元,净利润为1.7亿元、1.88亿元、1.98亿元,三年的时间,营收仅增0.37亿元,同期净利润仅增0.14亿元。

事实上,立白也好,朝云也罢,都面临着老牌日化企业的麻烦,即:

传统日化产品同质化严重,产品创新严重不足,同时其作为名牌,和其他日化品牌的差异化并不大,更多的走向用概念来占市场、用微创新来延品牌的窘境。加上一些周边产业也在逐步跨界进击日化,使得老牌日化企业变得更加没有存在感。

穷则思变,在本领域遇到瓶颈,则可以试图在周边领域,将自己产品既有的美誉度进行延伸,形成跨界。同时,加大新品研发,寻找更有用户体验感的产品迭代。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朝云集团本身也是立白的一个跨界,且尽管爆款单一,却也成功。

1994年,陈凯旋、陈凯臣兄弟创立立白集团,涉足洗衣液、洗衣粉及相关产品的生产及销售。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后,陈凯旋家族在2006年开展大手笔的日化全品类战略:左手设立朝云集团统筹家居护理业务,后陆续进军个人与宠物护理领域;右手入主高姿,布局化妆品行业。

朝云集团董事长兼CEO陈丹霞则是创业二代。陈丹霞为立白创始人陈凯臣的女儿,其硕士毕业于悉尼大学市场营销与战略管理专业,并在湖畔大学担任第3届班长。

此刻让朝云上市,立白也是有着深意的。

除了上市的选择之外,其实跨界依然是立白的既定目标,驱蚊产品占据6成销售,并非意味着其不想跨界,而是还没找到跨越自身瓶颈的路。

驱蚊一哥想上市,创二代女掌门的朝云,可能是晚霞

跨界并没达成占有率,其中一个原因,或许是原主打产品的影响力和概念,由于品类的问题,没有也不合适“转嫁”到跨界领域,也使得其呈现出跨一界即多一个品牌的结果,反而力量分散,从而缺乏竞争力,进而导致其单品一枝独秀。

其结果,一旦单品增长乏力或下滑,则整个集团都会受到影响,特别是其跨界产品都将由于资金链供血问题,而可能难以有效迭代。

上市融资,或许将为其跨界探索提供更多资金,开完成试错。

但故事不多、方向不明的状态下,或许资本市场也不会盲目冲动来入局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88国际_App下载_官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icaodaer.com/12951.html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